也是找准短板

2020-11-18 16:23

市场机制在驱动低碳节能上的功用发挥得如何?由南方低碳研究院撰写的深圳碳排放交易体系成立一周年报告显示,从2013年6月18日碳排放权交易启动以来,纳入深圳碳交易体系的635家工业企业,温室气体排放量较基期下降了370万吨,下降率约为11%。与此同时,制造业企业工业增加值增长792亿元,增长率为29%,使得万元工业增加值二氧化碳排放强度较基期(2011年)下降了0.13吨/万元,下降率达到23%,超额完成了城市“十二五”年均碳强度下降要求。另据报告显示,截至2014年5月30日,深圳碳市场共成交超38万吨,总成交额为2744万元,占全国成交额的19%,成为全国交易量最大的碳市场。

技术创新帮企业实现减排

根据目标,未来十年内,预计新加坡的能耗将比2005年降低30%,到2030年,能够提高废物循环利用70%,每人每天减少10%的水利用,把空气颗粒物减少25%,每立方米pm2.5下降到15毫克以下。为了获得更多蓝天绿地,新加坡规划建设900公顷的公共绿地和100公里的绿带,绿色屋顶达到50公顷,希望在2030年时把新加坡建设成为一个低能耗、低碳的城市。

截至目前,深圳已摸索出公共机构市场化节能的新路径,全市本级公共机构中已有400万平方米物业以合同能源管理方式完成节能改造。到今年年底,深圳60%的公共机构将完成节能改造签约。

新技术推动了人们更多地应用自然降水、自然光、自然风等,以达到节能和环保的作用。在万科中心的玻璃窗之外,配备的外遮阳系统可以根据太阳高度角以及室内的照度,自动调节水平遮阳板,使得室内拥有最适的光照和温度。

王东介绍,国际上在低碳绿色发展方面做得好的国家和城市很多,欧洲的德国、奥地利、法国,特别是北欧的瑞典、丹麦、芬兰、挪威都比较领先。我们的近邻日本能源效率比较高,石油煤炭转化为能源的效率更高。王东说,中国与这些国家还存在差距,主要是两者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欧洲也有工业化阶段,也产生过伦敦雾事件,但现在它们已经过了这个阶段,而中国的很多城市正在工业化的过程中。

新加坡:

“国际低碳论坛落户深圳,本身就是对深圳低碳发展的一种肯定”,如果说这样一句来自论坛期间的发言只是对深圳低碳发展的一种感性评价,那么,2013年低碳论坛期间发布的《深圳绿皮书:深圳低碳发展报告》,则用客观的研究数据清晰标注了深圳在国内大中城市中的低碳坐标:深圳是唯一一个处在低碳发展水平的城市。探寻深圳低碳发展的密码,既是在快速城镇化的中国分享低碳发展经验的一个过程,也是找准短板,为将深圳打造成为真正的国际低碳城市做好铺垫。

2011年的大运会期间,深圳开展了“绿色出行,停用少用,给力大运”的志愿行动,当时深圳有近40万辆机动车自愿申报停驶,其中92%为私家车。去年,为缓解城市道路交通拥堵,减少尾气排放,节约社会成本,深圳市绿联办及各成员单位延续前期绿色出行常态化做法,持续深入推动“爱我深圳、停用少用、绿色出行”活动,活动前后有约63万辆机动车申报停驶。

高红分析指出,深圳与国际先进城市相比,一是产业结构还需升级,国际一流城市的第三产业相较深圳更为发达,其城市化水平更高。二是城市居民低碳素质有待提高,市民减排意识还需加强。

图表:黄红鹰

什么样的发展思路,决定了什么样的发展方向。2012年,深圳率先施行《深圳市低碳发展中长期规划(2011—2020年)》,将全市土地面积的一半划入了生态控制线。在pm2.5指数备受关注的背景下,深圳又专门出台大气环境生态提升计划和振兴规划,在全市全面推行绿色节能标准,将建筑物、机动车、工业产品生产制造等全部纳入其中。

2

策划:刘丽 统筹:杨磊

受益于低碳政策的持续发力,深圳低碳发展的成果已经在经济统计中逐渐显现:“十二五”以来,深圳gdp保持着两位数的增长,2013年,经济总量超过了2300亿美元

过去5年,波特兰市的发展依靠四大支柱产业,包括软件、体育户外、清洁能源等,而且这些产业获得了非常惊人的增长,由此带来了就业的快速增长。目前,波特兰市正在向全世界推广绿色城市建设的经验,并大量输出清洁技术。在软件产业方面,同样因为环境具有竞争力,生活成本比较低,大批人才愿意前来创业。包括耐克和哥伦比亚公司也都选址在波特兰,因为这座城市似乎就是为户外运动而生的。坚持可持续发展的引领,也让波特兰市的传统制造业获得了蓬勃生机,大批先进技术人才的进驻,让波特兰的卡车基地在北美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帕特里克·昆顿说,绿色低碳发展,并不意味着经济放缓,两者可以兼得。

除政策先行,市政府及相关部门也在积极行动。近日,深圳市政府的主要办公大楼——深圳市民中心刚刚被评为全国节约型公共机构示范单位。据记者了解,自《公共机构节能条例》实施以来,市民中心创新以合同能源管理方式进行节能改造,在不增加政府投入的前提下,每年节电至少420万度,年节能率达到21%以上。

■他山之石

在首届深圳国际低碳城论坛中诞生的深圳碳排放权交易所,正在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底,已在深圳碳排放权交易所开户的控排单位达635家、建筑物业主为197家。另外,市场内活跃的机构投资者达6家,个人投资者543人,成交单价在28元—143元/吨区间波动,价格一直处于稳步上涨态势,现阶段基本稳定在60元—90元/吨之间。

几天前,一场以“低碳”和“城镇化”为主题的国际论坛在深圳举行,引发各界关于低碳发展的思考。事实上,在污染排放增加、空气质量下滑、极端天气多发的背景下,能否迈上“有质量的城镇化之路”,这不仅是对经济发展方式的拷问,更对是民生幸福的积极探寻。

绿色低碳的城市,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参与,在深圳,“绿色出行”就是市民积极践行低碳生活的一次成功的尝试。

除了市民的节能和低碳意识,适当的政策引导和鼓励也尤为重要。除了前期的自行车、电影票和证书外,在经历多次绿色出行、停驶机动车活动后,深圳市绿联办还组织交警、保监局和保险同业公会达成保险费用优惠方案,对申报绿色出行连续停驶30天以上的车主,自2014年5月1日至2015年4月30日期间可以到保险公司办理商业车险合同期限的顺延,如停驶30天,保险合同在上述时间内到期,则可免费顺延1个月合同,顺延最高不超过3个月。

在产业规划上,深圳将低能耗、低排放的产业作为发展重点,特别是将生物技术、互联网、新能源、新材料、新一代信息技术、文化创意等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进行大力扶持。截至目前,六大产业年均增长率在20%以上,增加值占gdp比重已经超过1/3。现代服务业占服务业的比重,也已经将近70%。

低碳发展指数领先全国的深圳,瞄准“国际一流低碳城”还有哪些差距?深圳“有质量的城镇化”重点要解决那些问题?抓住第二届国际低碳城市论坛的契机,南方日报专访了深圳市国际低碳发展研究院院长王东和深圳市城市发展研究中心教授高红。两位专家均认为,未来深圳低碳发展之路,一方面是坚持产业转型升级,发展绿色低碳产业;另一方面是强化全民的低碳意识,发动市民践行低碳绿色行为。

差距主要在观念

同时,高红建议,深圳要在提高市民生活水平的前提下抑制居民生活能耗和碳排放。特别是交通领域,深圳需进一步探索有效机制限制汽车排放,发展清洁能源的公共交通,在保障城市交通运行的情况下减少个人用车出行,在这些方面,需要政府从政策上积极引导。高红说,深圳在低碳立法方面已经走在前列,目前,深圳已出台《深圳经济特区循环经济促进条例》和《深圳市碳排放权交易管理暂行办法》,下一步在立法方面可以进一步细化,在碳排放法律法规的配套方面可以进一步加强。

●低碳发展的国内坐标

美国波特兰市:

高红称,目前深圳处于工业化城市化发展的后期,更接近于发达国家发展特征。不过,从碳排放总量来看,发达国家城市已经开始进行总量控制,其碳排放总量已经开始下降,但是,深圳作为发展中国家城市,其总量有刚性需求,近几年来深圳碳排放总量还是处于上升趋势。因此应在发展和控制上寻找平衡,积极应对的同时,和发达国家的策略也要存在差别。

深圳低碳发展水平领先全国

将低碳作为城市竞争力

企业既是碳排放的大户,也是节能减排最直接的受益者。在深圳低碳发展的推动因素中,为数众多的企业是一股重要的力量,而技术创新,帮助企业实现了减排的目标,也压缩了经营成本,履行了社会责任。

4

在深圳市盐田区,全球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万科在这里建设了他们的总部大楼,除了“漂浮的地平线”这一独特的外形外,这栋大楼内部还充满了种种更好用、更节能的低碳技术。在万科中心的户外水池,池里的水采用了全面的雨水回收系统,将屋面和露天雨水收集处理,并蓄积在水景池内,用于绿化和补充景观水池。据了解,新技术使得该中心不使用一滴饮用水作为景观用水,而楼内所产生的中水和污水亦全部回收,通过人工湿地进行生物降解处理,以用作本地灌溉及清洗等其他用途,这一系统每日水处理量达100吨。

同期,深圳新增土地供应、用水总量和主要污染物排放量持续下降

未来十年能耗降低30%

居民参与践行低碳生活

1

市民蔡先生是深圳首批纯电动新能源汽车的车主,在淘汰开了12年的燃油车后,他率先将眼光投放到深圳本土企业比亚迪所生产的纯电动汽车,“这款车纯电动,没有尾气也就没有碳排放,同时家用电就可以充电,完全够我使用了”。像蔡先生这样的选择新能源汽车的市民深圳有千人以上,远远超过中国其他城市。

■深圳低碳发展成绩单

改变观念政府要加强引导

据新加坡建设局国际开发署负责人许麟济介绍,目前,新加坡也希望能够实现经济发展和低碳建设并行的目标。许麟济说,为实现经济和环境的可持续,首先,一个城市要制定低碳发展的长期规划,比如长期的经济增长目标是怎样的?要打造怎样的绿色交通和绿色建筑?因为这些领域都是碳排放的大户,是节能减排的关键领域。在推进绿色发展的过程中,要有明确的时间点、时间框架、目标任务,然后按照既定的安排来做。明确规划的同时,还需要有多方的合作,比如企业与政府、企业和建筑单位,要建立一定的合作机制。同时,新加坡还有一个可持续发展部门间委员会,专门推进绿色发展目标的实现。

加速产业升级是低碳有效路径

率先实施低碳发展政策

与国际一流低碳城

撰文:南方日报记者 杨磊 曲广宁 戴晓晓

第二届国际低碳城市论坛期间,波特兰市市长帕特里克·昆顿介绍了该市的低碳发展经验。据悉,位于美国西海岸俄俄勒冈州的波特兰市,大约在全美排名22位,一直被视为绿色城市。因为城市环境好,波特兰市就像一块磁铁,吸引了全世界的人才。城市发展过程中,波特兰市特别注重环境的保护,无论是城市规划,还是产业布局,都强调与自然环境的共生共荣。

以市场机制驱动绿色发展

深圳pm2.5处于内地大城市最低水平,今年4月和5月,深圳的pm2.5分别为32和17微克。绿色低碳,正在成为深圳发展新的方向、新的优势。

●低碳发展的国际坐标

此外,该中心建筑内部除了采用太阳能供应热水外,还采用建筑光伏电系统发电,这两项每年预计发电量25万度。该大楼采取了目前先进的节水器具及节水方法进行节水,如采用低流量厕具、无水小便器,配合自动控制系统的低流量水龙头及低流量的淋浴喷头等,这些节水至少30%以上,仅此一项年节水量达1500吨以上。

王东认为,如果要找差距,深圳与“国际一流”的差距主要是思想观念、技术和管理的细节方面。弥补这方面的短板,一是要依靠政府的积极引导;二是采取一些税收或者收费的市场化手段,例如在税收上提高能源力方面的税收标准,根据能耗的差异,适度提升电费和水费的使用成本,在垃圾处理上,利用经济手段进行必要的限制。王东特别强调,低碳之城,最关键的环节在于广大市民,他们首先要了解低碳的好处,认同低碳理念,然后全民参与,这个城市的低碳水准就会有大幅度的提升。

3

作为全国首个没有农村和农民的城市,深圳在快速城镇化的进程中,实现了经济增长与能源消耗、污染排放“一升一降”的目标。绿色低碳,已然成为这座年轻城市引以为傲的新标签。参与论坛的不少专家称,深圳的低碳发展指数领先全国,但瞄准国际“绿都”目标,深圳仍需提升产业层次,并强化市民节能减排的意识和行动。